三掌门 > 斩破诸天 > 39 四皇子

39 四皇子


皇城大都威远将军府。

偌大的府邸之中,假山、流水、花园、练武场以及大大小小雕龙刻凤的宫殿林立。

此时,在一个挂有“墨香苑”的院子里,一只天级妖兽影月妖狼正在一个院子里撕咬着一只土狼。

同为狼族,两狼相斗,土狼跟影月妖狼完全不在一个级别,它很快败下阵来,在影月妖狼的嘴下,哀嚎着沦为鲜活的食物。

一个黑袍老者在一旁一脸冷漠地看着,这血腥的一幕没能让他有丝毫的动容。威远将军唐奕年站于老者身后五步的位置,此时他正恭恭敬敬地汇报着最近骁勇将军府的一些动态。

  “夜希羽卸掉军务最近一直闲赋在府,并未出门,也未见有任何外人找她!”

“夜家大军在边境的布防一切如旧,未见任何骚动,也未发现有陌生面孔出现。”

“夜家公主,夜萱也一直在府中,基本都在修炼。只是偶尔出门转转,但很快也就回来了!”

唐奕年,这个跺一跺脚,金炎国都要震两下的威远将军,此时没有一丝的将威,立于老者身后,像一个通传的兵士。

“哦…”

黑袍老者轻轻应了一声。他一直看着正在进食中的影月妖狼,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唐奕年嘴角一抽,却连一点脾气都不敢有。这个老者根本就是不他能招惹的存在,可以说连金炎国的皇帝在此也得像他一样乖乖站在一旁伺候着。

“韩老,要不您先忙着,我再去看看有没有其他消息!”

唐奕年轻声试探着说道。他只想尽快离开,远离这个老者。

然而,这时黑袍老者却转过了身来,在他那平静无波的眼神下,唐奕年顿感头皮发麻如坠深渊。

“韩老…”

唐奕年赶紧再次抱拳躬身行礼。这次他的腰弯得比之前更深。

“镇国将军秦无涯那边有什么情况吗?”

老者轻声问道。

“秦将军那边,一直有我们的人在盯着。”

唐奕年连忙回答:“他们除了派出了一些嫡系将领在寻找失踪人员的线索外,并无其他什么人员调动,也没发现有与陌生人的接触!”

“好!继续盯着他们!”

老者点点头。沉默了一会,他似想到什么,接着问道:

“跟夜家世子一起回来的那个女娃,一直都在骁勇将军府么?”

“并未离开!一直都在府中!”

唐奕年肯定的答道。白瑾一直都是重点关注对象之一,这点他不敢有半点马虎。

“好!”

老者好似自语般说出一个好字,便不再说话。

院子里除了影月妖狼咀嚼骨头的声音外,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唐奕年此时很想离开,但又不怕引起老者不悦。站在那里不觉得背后已被冷汗湿透。

威远将军府,这个属于唐奕年的荣誉府邸,这一刻却成了他最不想多呆的地方。因为这里已经在几天前被南芜战宗给征用了,作为在世俗有着无上权威的他,在这个金炎国最大的修真宗门面前,他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

而被唐奕年称为“韩老”的这位老者,更是一个需要他仰望的存在。这位有着化神中期修为的老者,正是南芜战宗的四大长老之一的翰墨,同时也是南芜战宗执法殿的殿主。他言出法随,一句话就能让威远将军府甚至整个唐家一脉从这个大陆上永远消失,所有由不得唐奕年不战战兢兢的伺候着。

  “老师!”

沉默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后,一道声音打破院中的沉寂。一个身穿黑袍的男人出现在院子的入口处。

翰墨像是从神游中回过神来,他先是看了一眼走来的黑袍男人,转而再看向站在自己对面的唐奕年。然后淡淡道:

“你怎么还在这里?”

唐奕年嘴巴抽了抽,面露尴尬。他赶紧抱拳躬身道:“奕年,这就告退!”

说完,他便转身疾步离开。

….

墨香苑,吃饱的影月妖狼如同一只温顺的小狗,蹲在翰墨的身边,不断用长长的舌头舔式着嘴边的血迹。一个黑袍人正低头在向翰墨汇报着什么。

“把夜家的人抓起来!”

翰墨听完黑袍男人的汇报,轻声呢喃。

他的眼睛眯成一道危险的缝隙,他接着说道:

“文川,这怕是那古家小女娃的意思吧!”

黑袍男人顿时脸色大惊,他连忙双膝跪地,解释道:

“这是学生的意思!请老师明鉴!”

这名黑袍男子正是之前与三皇子的母妃古辛岚在一起密谋之人。

他名宇文川,有着元婴中期的修为,在南芜战宗执法殿是一名深受翰墨信任与重用的执法长老。他没想事情的原委一下就被猜出,当下也只有硬着头皮将所有都扛下来。

其实,他跟古辛岚曾经有过一段过往,这事除了南芜战宗的宗主与四大长老知道外,其他鲜有人知晓。

韩墨显然不信宇文川的解释,但也没去点破。他提醒道:

“那古家小女娃,已是人妇人母,你莫要鬼迷心窍…”

“…另外,这夜家暂时动不了,也不能动!你要谨记!”

最后几句话中,韩墨的语气明显变得严厉了几分。

夜家暂时动不了!!!

这几个字令跪地的宇文川心中大惊,能令南芜战宗四大长老之一的韩墨说出这样的话来,其中的意思变得耐人寻味起来。

….

夜晚的大都,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一家奢华酒肆里,戏台上一名衣着暴露的异域女子正扭动着柔软的腰肢在翩翩起舞,台下一帮衣着华丽的年轻男女边喝着美酒边大声喝彩。他们几乎所有的人都围着一名身着皇家特有金袍的少年在敬酒。这个少年一副书生模样,也不懂得拒绝,几杯下来,脸喝得红扑扑的,说话间的口齿也变得含糊不清起来。

“四皇子,难得跟我们一起聚一下,来来来,我敬你!”

“四皇子,小时候你还送过一个荷包给我,你还记得吗?来!妹妹我再敬你一杯!”

“四皇子,有空到我右丞相府来玩啊!来,再来一杯!”

“四皇子,跟小妹再喝一杯吧!明日我们一起去游湖怎么样丫!”

“四皇子…”

“…”

敬酒的几乎都是皇城大都王府大臣以及一些权势家里的公子小姐,这些人同之前的夜阳一样,都有一个相同的名号-“纨绔”。而被他们称为四皇子的少年,正是皇帝金无极最小的儿子,年仅十八岁的金沐舟。

皇帝金无极共有四个儿子,按照长幼分别以“风雨同舟”取名。因此才有了大皇子,即太子金沐风,二皇子金沐雨,三皇子金沐同,以及四皇子金沐舟。

四个皇子中,名声最盛的当属大皇子与三皇子。二皇子金沐雨为人低调,一直在军中任职,很少出现在公众视线;四皇子是个书呆子,不善与人相处,经常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因此这二人倒是显有外人认识。

而今天金沐舟恰好在回府途中被这些公子小姐遇见,硬被拉到这里来饮酒。

在一众公子小姐的轮番轰炸中,没多久金沐舟就感到胃中一阵翻滚,刚刚喝下的酒水在喉咙里翻涌。他连忙起身,晃晃悠悠的要去找个地方解决一下。

“四皇子,你这是要去哪呀!”

一个锦袍少年一把扶住金沐舟,笑着问道。

“我,我,我要吐…”

金沐舟口齿不清的说道。

“哦哦…那我带你去!”

锦袍少年语气很是关心,说完就扶着金沐舟的胳膊就往酒肆后面的一个小树林走去。

酒桌上的众少年哄笑一片,他们明白,这锦袍少年分明是怕金沐舟独自溜走了,才会陪着一起过去的。

锦袍少年扶着金沐舟在酒肆弯弯绕绕的长廊来回兜转着,终于在一个长廊尽头看到一片小竹林。锦衣少年大喜,扶着金沐舟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喂,你们这是在干嘛呀!”

正当金沐舟在小竹林边准备呕吐的时候,一道俏声声的女孩声传来。

锦袍少年和金沐舟同时向着声音方向看去,只见一个身着红色小裙,看上去只有五六岁的小姑娘,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离他们只有五步远的地方。小姑娘手里正拿着一只吃了一半的烤鸡翅,她的旁边还站着一个黑脸大汉。

“滚滚滚,滚远一点!”

锦袍少年大声吼道,自己什么身份,哪轮得到这些市井之人来问东问西了。

“哥哥,这人确实很讨厌耶!”

“那是,哥哥怎么会骗你呢!”

然而,小女孩和黑脸大汉都没有动,而是调侃起来,并且两人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眼前的锦袍少年。

“你,你,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锦袍少年用手指着黑脸大汉与小女孩,气得直哆嗦。这两个草民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竟敢当面打趣自己,这怎能不气。

“打他!”一声娇喝。

小姑娘眨了眨大眼睛,用拿着烤鸡翅的手同样一指锦袍少年。

“你…”

锦袍少年刚说出一个字,就觉得眼前一花,他看到黑脸大汉动了,随着什么都不知道了。

黑脸大汉架着昏过去如同烂泥一般的锦袍少年,冷眼看向一旁迷迷糊糊的金沐舟,开口道:

“回去吧!别跟那些人喝了!”

“哦哦…”

金沐舟摇摇晃晃的扶着一根竹子,嘴里含含糊糊的应承着。

只是一瞬,红裙小女孩和黑脸大汉就消失在他的眼前,跟着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个锦袍少年。

一阵微风吹过…

金沐舟有些凌乱的发丝随风飘动,慢慢地他的身体不再摇晃,眼中也是清明一片。

“有意思!绑走威远将军府的世子,你会是什么人呢!”

金沐舟嘴中轻声自语。

看似的巧合,却明显是一起有预谋的绑架。凑巧被绑之人又是威远将军唐奕年的小儿子唐延。谁会冒险来绑这样一个废材?金沐舟像是抓住了某样东西,但又感觉很是飘渺。

这是个时候的金沐舟是与人们认知中的四皇子完全对不上,气质上根本就是不同的两个人。


  https://www.3zmtxt.com/files/article/html/45618/45618293/781197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txt.com。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