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斩破诸天 > 38 暗流涌动

38 暗流涌动


时间如水流,月下日升,皇城大都又迎来新的一天。

清晨的阳光下,三皇子府里的丫鬟和下人们都在行色匆匆地做着各自的事情,她们每个人都小心翼翼,不敢发出什么声响。三皇子的意外失踪,令府里的人现在整天都提心吊胆人心惶惶。

而,今天两个大人物的到来,令原本压抑的气氛陡然增加,她们都怕一个不小心出个什么差错,触了这两位的霉头自己就此而丢了小命。

此时,皇子府邸的一间密室里。一名中年黑袍男人朝着坐于自己对面的一名华袍锦衣美妇大声呵斥。

“什么!岚妹,你怎能如此大胆呀!”

他脸色铁青,接着说道:

“还有,那古封右也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这事儿要是让战宗知道,传到宗主耳朵里,你爷爷可能都会因此受到牵连!你们的胆子真是太大了啊!”

华袍美妇眼睛通红,显然是刚刚哭过没多久。她看着眼前的黑袍男子,眼中露出一丝疯狂。

“我要你把那骁勇将军府夜家之人全部抓起来!!将他们押入大牢,一个个加以酷刑!!”

美妇表情狰狞的继续说道:“我就不信,他们夜家真的跟我皇儿的失踪没有关系!”

说话的这个华袍锦衣美妇正是三皇子金沐同的生母-古辛岚。

对面这个黑袍男人,她将之前古封右在栖云城欲暗害太子金沐风而意外将夜阳重创,以及涂北年受自己指示,利用切磋之机欲试探骁勇将军对三皇子态度的底线,后又发现夜阳天赋异于常人,决定牺牲滕峻将夜家的希望扼杀在摇篮里,而夜阳最后大难不死,反倒将滕峻给反杀,由此引发骁勇将军震怒,当众对三皇子不敬等等之事均一一和盘托出。

黑袍男人很是头痛,他没想到一个女人对自己儿子的宠爱会到了如此疯狂的地步。

刺杀当朝太子!

当着骁勇将军的面重伤将军府世子!

引发骁勇将军府的雷霆震怒…

这几样,哪一样不是惊天之举,而且每一件事情几乎都有南芜战宗的影子。

这个女人看似是为了儿子将来能坐上皇位,但何尝又不是在将自己的儿子与金炎国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呢。

“你心里清楚,南芜战宗以及玄灵宗长老团的失踪,他夜家万万不可能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做到。”

黑袍男子无力说道:“所以,沐同绝不可在夜家人的手里!抓了他们只能让事情变得更糟!”

“我不管!”

古辛岚冲着黑袍男子大声吼道:“如果不是夜峥嵘那个老匹夫命人包围我儿府邸,又怎么会出现那样的变故!你,必须让他们夜家付出代价!”

此时的古辛岚妆容已花,头发凌乱,状若疯癫,哪有一丝皇帝贵妃该有雍容与华贵。

“哎…”

黑袍男子深深叹了口气。他心中想到,这一切不还是你咄咄逼人引起的么!你的儿子金贵,人家的世子难道就差了吗?

但,最终他还是妥协了。

他缓缓道:“我答应你!但,此事需容我好好想一下怎么办!!”

没办法!眼前这个女人并不简单,容不得黑袍男人的拒绝。

古辛岚还有着另一层身份,比她金炎国贵妃的身份更为尊贵。她是南芜战宗四大长老之一古春华的嫡系亲孙女。

而,南芜战宗四大长老身份都极为尊贵,在宗内是仅次于宗主南战天之外的二号人物。他们言出法随,一言一行完全可以代表着这个金炎国内最大修真宗门的意志。

因此,纵然古辛岚言辞强势且没有礼数,纵然抓捕夜家之人会引起难以预料的后果,黑袍男人也只能暂时答应。

“但,在这之前,有件事,你必须如实跟我说!”

在答应古辛岚之后,黑袍男子忽然很严肃的说道。

“知无不言…”

古辛岚没有犹豫。

“夜家世子在牛龙山的失踪,跟你,有没有关系?”

黑袍男子盯着古辛岚的眼睛,问道。

“没有!”

古辛岚还是没有犹豫。

她迎着黑袍男子的目光,眼神中没有任何的躲闪与慌乱。

….

此时,牛龙山!

一道人影浮于高空之上,这人冷眼看着夜阳与神秘人曾战斗过的山崖,那里两波人马刚刚发生了一些冲突,现在正紧张的对峙着,一场大战眼看就要爆发。

“孔长老,你当着我的面,打伤我的弟子,你是活够了吗!”

山崖上,一位灰袍老者阴沉着脸,对着另外一方带头的人厉声说道。

那位只有元婴中期修为的孔长老,面对有着化神初期修为的灰袍老者,却是一点也害怕。

他嚣张的说道:“吕老,你也不用吓唬我!今天我就打了你们炼狱山的人了,怎么着!来杀我呀!”

狂妄!这是何等的狂妄!灰袍老者眼睛微眯,老目中闪出一丝危险。

就在灰袍老者准备出手教训这个孔长老之时,他的嘴角却泛起一抹冷笑。

“哼!”

灰袍老者看着那位孔长老一声轻哼,道:“我当你胆子怎么那么大?原来….”

说到这里,他抬头看向虚空,继续说道:“宁老鬼,既然来了,又何必藏头露尾呢!”

“桀桀桀”

随着几声怪笑,众人看见一个干瘦小老头的身影在空中逐渐凝实,此人俨然也有着化神初期的修为。只见他身形一闪,便出现在孔长老的身前。

“吕老头,好久不见呀!”

干瘦小老头笑着拱手对灰袍老者打招呼。两人显然都是老相识。

此灰袍老者是金炎国四大修真宗门之一炼狱山的内门长老吕转山,而被他称为“宁老鬼”的干瘦老头,则是玄灵宗的执法堂堂主宁昆。

“桀桀桀,吕兄!你怎么会出现在这牛龙山呀?”

宁昆讪笑着问。

“怎么?这牛龙山什么时候成了你们玄灵宗的地方了?”

吕转山冷声反问,他见宁昆对打伤炼狱山弟子的事情倒是只字不提,心中很是不悦。

“哪有的事呀!我这不是受命察探我宗门长老失踪的事情么?这牛龙山是重地!!”

宁昆装作没发现吕转山的不高兴,他笑着解释道。在说到“重地”两字时,他的语气故意加重了几分。

接着他用手在自己脖子上比划了几下,不怀好意的说道:“吕兄,这夜阳该不会是你们炼狱山给…”

“住口!”

吕转山怒吼道:“我炼狱山和你们一样,好歹也是金炎国四大宗门之一,怎么做如此龌龊之事。”

“哦哦!那就当我没说!”

宁昆撇撇嘴,完全无视一旁浑身气得有些发抖的吕转山。

他看向身旁一众玄灵宗弟子,挥挥手说道:“散了吧!散了吧!”

玄灵宗的众人心领神会,在那位孔长老的带领下很快就离开了,不一会儿山崖上就剩下吕转山跟他的两名弟子。

“师尊,这玄灵宗的人真是好生无礼啊!”

说话的是那名被孔长老打伤的弟子。此人名叫陆书城,年仅二十二岁,有着金丹初期的修为。

吕转山看了一眼陆书城,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一旁另外一名弟子见状,打趣道:

“师哥,这天下是谁的拳头硬谁就有礼的!”。

这名弟子名为付严海,二十岁,也有着金丹初期的修为。他虽比陆书城小两岁,但论心智与聪慧,却明显强于陆书城。

之前,正是他和陆书城一起奉命在这山崖上察看夜阳失踪的线索,而玄灵宗的人后来赶到,也不问青红皂白就要将他们抓起来,双方由此发生了冲突。

“师尊,弟子有一事不明,想请师尊解惑!”

付严海看向吕转山,恭敬的说:

“哦…你问吧!”

吕转山此时心情已恢复平静,他轻声说道。

“弟子想问,我炼狱山为何要插手这夜家世子之事?”

付严海如实说出心中的疑问。作为修真宗门之人不插手世俗之事这是众所周知的,况且这夜家与玄灵南芜两宗之事如今沸沸扬扬,是旁人避之不及的漩涡,现在自己的宗门还来趟这浑水,他心中很是不解。

“哎…”

吕转山一声叹息,他苦笑着说道:

“夜家,与我炼狱有缘。宗主曾有交代,尽量保夜家周全!”

吕转山没有过多解释,他其实也对宗主决定摸不清头脑。

高空之上,那道人影逐渐开始消散,很快全部消失不见。下面发生的所有事情,全都没能逃过这人的灵觉。这道神秘的人影,玄灵宗和炼狱山两个化神期的大能从头到尾自始至终都没能察觉。



同时,在皇城太子东宫,这里迎来了两位神秘的客人。

如果夜阳见到这两个神秘人的话,定然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两人赫然是栖云城梦星楼的掌柜梦星儿与脾气好到无可挑剔的洛幽。

今天梦星儿的打扮较之前有所收敛,没像在栖云城时穿得那么清凉撩人,但那双要人命的媚眼依然勾人。这女人绝对是属狐狸的,男人一个不小心就能心魂失守。

然而,此时金沐风完全不解风情,无心在意眼前的尤物,他显得很是紧张,像是男人偷情似的匆匆地将两个绝色美人直接领到了一间密室。

“梦掌柜,这个时候,你怎么来找我了呀!”

密室里,金沐风紧张的说道。

最近皇城表面看上去无事发生,实则是外松内紧。自从三皇子失踪之后,很多双眼睛不自觉都盯上了他这里。这也很容易理解,纵观整个事件,收益最大的人莫过于他太子金沐风了。所以,梦星儿与洛幽的突然造访,由不得他不紧张。

  “呵..”

梦星儿一声轻笑,没有回答金沐风的问题。眼前这个男人虽然一身金袍,但那胆小怕事的样子哪有一国储君的风范,她从心里有些看不起这个畏首畏尾的太子。

“你是不是觉得现在你那太子的位子,已经坐稳了呀?”

梦星儿红唇轻启,那媚到骨子里的声音却透着毫不掩饰的嘲讽。

---------

轻轻点个收藏,支持一下吧!这对我很重要,谢谢....


  https://www.3zmtxt.com/files/article/html/45618/45618293/781256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txt.com。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