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斩破诸天 > 37 夜家的消息

37 夜家的消息


夜家军夜搜皇城!

夜家公主军威浩荡的成人大典!

夜家三路嫡系精兵包围南芜战宗、玄灵宗驿馆以及三皇子府邸!

夜冠山斩杀南芜战宗内门长老!

南芜战宗宣布大比延期三个月!

玄灵宗要求皇帝给个说法!

夜峥嵘失踪!

夜冠山、夜希元、夜希戎、夜希楠失踪

南芜战宗大比主持长老全体失踪!

玄灵宗观摩团全体长老失踪!

三皇子下落不明!!

皇城大都提高管制级别!

南芜战宗与玄灵宗高层执法长老降临皇城!!

骁勇将军府被威远将军唐奕年接管!!!

….

一个个劲爆的消息将夜阳震得差点心魂失守。他从酒肆的食客的议论中听出这些事情均缘于自己八天前的遇刺失踪。

父亲失踪,爷爷失踪,夜家被唐奕年接管…

夜阳的心在颤抖,此刻他深刻体会到什么是家族的意志,体会到“夜”姓的沉重份量。

他强压住立即回府的冲动,直到桃小果吃饱喝足,两人才若无其事的走出酒肆。

走在大街上,夜阳满面笑容的牵着桃小果四处晃悠,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带妹妹进城游玩的黑脸庄稼汉。只是当走到一个无人的街角时,夜阳突然快步走了进去,在街角的阴影里他喷出了一口逆血,整个人的脸色变得惨白一片。

“夜阳哥哥,你怎么了?”

原本有些调皮的桃小果此时变得很是乖巧,看到夜阳突然吐血,她的小脸上也满是紧张。同时,她伸出小手,慌乱的从自己的红色小包包里掏出几根灵草递到夜阳跟前。

“夜阳哥哥,你把这些灵草炼化了就不会吐血了!”

桃小果看着夜阳俏声声的说道。

一股暖流从心中涌起,夜阳蹲下身,郑重的将桃小果递来的灵草收到储物戒里。他身上没有伤,吐血是之前一组震撼的消息导致心中郁结所至。所以这几根灵草他并不会炼化,而是会将其好好收藏起来,因为这代表着一份最为无暇的关怀。

“哥哥没事!哥哥还要带桃桃去皇城其他好玩的地方呢!”

夜阳看着桃小果,笑着说。

“真的?”

“真的!”

“要不,过几天再去玩吧!”

“没事!哥哥这就带桃桃去几个好玩的地方!”

桃小果似乎看出了夜阳的异样,她虽然很想去玩,但此时却有些犹豫,人也变得有些纠结起来。这个看上去没心没肺的小萝莉,现在扭捏的样子倒是令夜阳一阵心痛。他再次露出阳光般的笑容,拉着桃小果走出无人的街角,两人朝着皇朝最热闹的地方走去。

夜阳不忍心因自己而影响到桃小果那单纯的快乐。接下来在皇城大都中,一个黑脸大汉带着一个红裙萝莉嬉笑着出现在做糖人的小摊,说书人的茶馆,湖中的画舫…

游走于人流之中,体会着简单朴实的快乐,夜阳忽然发现因为桃小果的存在令自己内心的愤怒与火急火燎的心绪逐渐平息,他能够在与桃小果说说笑笑时,同时平静地去思考该怎么去应对夜府的发生的巨变。

时间过得很快,一轮圆月挂于夜空,夜晚降临…

皇城大都褪去一天的喧嚣,夜色中,家家户户都掌起了灯,街上的行人慢慢变少。此时,骁勇将军府门口灯火通明,门口不时有夜府的家丁与佣人进出。只是,将军府的围墙外,每隔五步就有一个全副武装的兵士在站岗。这里明显有着重兵在把守。

“大哥哥,你可以帮我把这个包裹送给里面的白姐姐吗?”

一个红裙小女孩出现在将军府的门口,她甜甜的冲着门口一个名守卫兵士说道。

“小姑娘,你是不是搞错了呀!里面的人都姓夜,没有姓白的呀!”

兵士笑着说。这个小姑娘长得很是可爱,让人见了心情不由得都会变好。

“不会,不会,她应该就住在里面。大哥哥进去问一下就能知道。”

红裙小女孩像个小大人似的认真说道。

“哈哈哈…好吧!好吧!我就帮你跑一趟!”

兵士被逗乐,他走到小女孩身边接过一个包裹。

“这里面是什么?”兵士好奇的问道。他随手掂量了几下,感觉包裹很轻。

“嘻嘻,是一件很好看的衣服!”

红裙小女孩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

远远地,一个人影正盯着红裙小女孩与兵士,当看到兵士乐呵呵的拿着包裹走进将军府时,他的脸上露出会心的笑。

这个人正是乔装过后的夜阳,他在白天的时候探听到夜萱一直都在府内,身边一直有一个绝色少女在陪伴,夜阳不难猜到定是白瑾还没有离开,内心一阵感激之后,想到必须尽快通知她们自己还活着。这才会出现桃小果到将军府送包裹这出戏。

好在桃小果配合默契,又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小可爱,事情进行得很顺利。

….

将军府内,夜萱正在静静地打坐练功。成人大典之后的几天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无一不对这个少女产生了巨大的冲击。白瑾坐于她对面,看到这个刚满十五岁的小女孩此时能够心无旁骛的专心修炼,白瑾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这几天里,首当其冲的就是夜冠山怒斩南芜战宗内门长老之事。

此事发生在夜希元领兵包围南芜战宗驿馆的第二天,南芜战宗前来主持大比的一名外门长老故意挑事,非要出门。然,夜希元接到的命令是只进不出,违令者,夜峥嵘的将令是“杀无赦”。

一番口角之后,两人大打出手,夜希元凭着元婴后期的修为将这名元婴中期的外门长老打得节节败退,在他准备将这名闹事的外门长老当场击杀以儆效尤之际,一名南芜战宗内门渡劫初期的长老突然出手将那名外门长老救走,并将夜希元击伤。

夜阳的父亲夜冠山正好赶巧看到夜希元被打伤这一幕,有着渡劫中期修为的他,当场发作,经过一番恶战,夜冠山将那名内门长老怒斩于刀下。

事后,此事意外的没有引起更大规模的冲突,反倒是令皇城中的各方势力诡异的变得格外克制,并且南芜战宗随后意外的宣布大比延后三个月进行。

然,没多久,变故再生。夜峥嵘巡视军营途中忽然人间蒸发,几乎同一时间,夜冠山、夜希元等一众夜家将领与南芜战宗大比长老主持团、玄灵宗长老观摩团、三皇子齐齐消失不见,至今生死不明。

金炎国内震动!消失的人里除三皇子修为较弱以外,其他人基本都在元婴期以上的修为。夜峥嵘、夜冠上以及两大宗门一起失踪的内门长老们更是都有着接近化神期的修为,能令这些高手在不同的地点,同时失踪,这令人感到不寒而栗。

南芜战宗与玄灵宗的执法长老在事发后没多久,就各奉宗门之命赶到皇城大都。这些执法长老身份远高于世俗中的皇帝,在他们驾临当天,威远将军唐奕年就奉命出兵包围了骁勇将军府,美其名说是对夜家人进行保护,实则是对夜家人进行监视与控制。

白瑾原本不想参与世俗中的这些事儿,但夜阳与夜萱之间的兄妹感情令她感受到了久违的亲情温暖。现在夜府仅剩当初在外未归的夜希羽在主持大局,这令白瑾放心不下夜萱的安危,同时她也相信夜阳定然会再次出现。于是她便留了下来,算是对一份可贵亲情的守护。

“白姑娘,你在吗?”

门外丫鬟的声音打破了白瑾的思绪。

白瑾起身走到门口,轻轻打开木门,看到一个熟悉的丫鬟正拎着一个包裹站在门口。

“找我?”

白瑾轻声问道。

“嗯嗯!这是前门一个兵士送进来,说是一个小女孩让交给您的。”

丫鬟拎起包裹解释道。

“小女孩?”

白瑾疑惑自语。同时用神识扫过包裹,接着一道精光从她的眼里微不可察的一闪而过。

“辛苦你了!”

白瑾接过包裹,礼貌的道了声谢,然后转身走进屋内。

“白姐姐,出什么事了吗?”

此时夜萱也从打坐中睁开了眼睛,显然是刚才丫鬟的声音惊扰到了她。

白瑾走到夜萱身边,将包裹递了过去。

她微笑着说道:“这应该是给你的!”

“给我的?”

夜萱面露不解。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白瑾笑着说道。她已经知道里面的东西是什么,而且唯有她知道这个东西的出现代表着什么。

夜萱小心的打开包裹,一件青色软甲出现在她的眼前。

“这是…”

夜萱拿起软甲,看向白瑾,欲言又止。

她不明白白瑾这个时候送一件软甲给自己是什么用意。

“这件软甲名叫‘龙雀幻甲’”白瑾解释道。

她看着一脸迷惑的夜萱平静地说道:“这是在你成人大典前一天,我陪着你哥哥一起去为你买的成人礼礼物!”

哥哥为自己买的礼物!

夜萱瞬间懂了白瑾话里包含的意思。她双手轻颤着将龙雀幻甲慢慢地贴到自己胸口,眼中已有泪水在打转。她强忍着没让泪水掉下来,因为夜家现在需要的是坚强。

“我就知道哥哥肯定没事!”

夜萱轻轻呢喃着。她没有问夜阳为什么没有直接回来,类似的傻子问题,这个女孩几乎在一夜之间长大了。

夜府的这个房间,因一个小女孩送来的包裹,气氛变得不一样了!

….

夜晚皇城。

月光下,一大一小两道身影走在空寂的街道上。

“嗷呜,嗷呜…”

小身影的红裙女孩嘴里正发出一连串嚼东西的声音,她边走边吃着,一只香喷喷的烤鸡翅在她的小手里正在慢慢变小。

小女孩的旁边有个一位黑脸大汉,他一只大手轻轻搭在小女孩的肩膀上,像是在保护,又像是在表达对小女孩的一份疼爱。

大汉的眼中一片安详,暴风雨之前的安详…

---------

给点鼓励吧!!!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感谢啦


  https://www.3zmtxt.com/files/article/html/45618/45618293/781320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txt.com。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