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斩破诸天 > 36 离开

36 离开


桃小果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她的头发和衣服都是湿漉漉的。看样子,应该是跟小溪里的鱼儿经过了一番大战。最终,她的收获还是不错的,拎了不少活蹦乱跳的小鱼儿回来。

但,这些鱼儿没有成为菜肴,而是被余老重新放生了。

为此桃小果还悄悄抹了几把眼泪,也不知道她是为自己的劳动成果付诸东流而悲伤,还是为鱼儿重获自由而高兴。好在这丫头生性天真开朗,这边哭过没多久,那边很快就跟夜阳玩闹起来。

晚餐,是几道简单的素菜,由一个村里大婶做好送过来的。夜阳也没客气,他是跟余老与桃小果一起吃的。虽是素菜,但夜阳吃得却是很香,他自坠崖以来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吃过东西了。



仙草村的夜晚很宁静。

夜阳被余老安排在木屋的一楼休息,为了不打扰他,余老早早的就将桃小果带走了。

想到天明就要离开,夜阳心中不禁唏嘘不已,这几天里他可谓是几番逢凶化吉大难不死。

白天余老很多话此时在他耳边萦绕,有些事情老爷子显然只说了一半,但似乎句句都跟他将来要走的路有关。

同时,夜阳心里又在惦记家里怎么样了?妹妹的成人礼办得热不热闹?南芜战宗的大比怕是已经结束了,不知道严展兄妹有没有如愿被收为弟子;还有那个隐匿的杀手到底是谁?这人为什么要杀自己?一夜无眠,很快天就亮了…

第二天一早,余老就带着桃小果出现在夜阳面前。今天的桃小果身上多了一个斜挎的红色皮质储物小包,小包做工很精致,跟她那身红色的小裙子搭配着显得人更加可爱。

桃小果很是兴奋,一进门就扎进余老的灵草堆,小手一把一把将各种灵草,也不管有用无用,就往自己的小包里塞。

“这个来一些!这个来一些!这个,也来一些…”

桃小果一边往包里塞着灵草,嘴巴里还一边嘀咕着。

余老在一旁被她逗得哈哈大笑,夜阳看得眼角直抽,这丫头还真不客气,不过好在有了这些灵药今后倒是便宜了自己。

等到桃小果忙活好了,三人这才离开仙草村。

走在山谷里,余老始终牵着桃小果的小手。此时,他们走得并不快,桃小果时不时回头,突然就要离开这个她一直生活的地方,这个可爱的小萝莉脸上难得的有那么一丝的不舍。

在余老的带领下,几人没多久便来到了一个石碑处。

“我就送你们到这里了,过了这个石碑就是外界!”

余老站在石碑边,轻声道。

说完,他蹲下身,双手扶着桃小果的小肩膀,对她认真道:“桃桃,记住爷爷的话了吗?”

“知道知道!爷爷,你就放心吧!我保证听夜阳哥哥的话!”

桃小果有些心不在焉,说话的时候,都没在看余老,那双大眼睛直盯着石碑之外,满脸尽是对外界的向往,之前的不舍早已被她忘到九霄云外。  

余老伸手轻抚桃小果的小脸,眼里尽是慈爱。孙女儿不了解外界的残酷,向往外界的生活,以为外界会很美好。相信此次的离开,她定会有一番不一样的认识。

同样,对余老来说,放桃小果的离开是一个巨大的冒险,但又是迟早都要面对的事情。纵然千般不舍,但他已然决定放手一搏。

夜阳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那个石碑上。石碑很是古老,上面刻着一些他看不懂的符文,除此之外并无特别。他走过去特意摸了摸,确定仅仅是一块有些年头的石头。石碑之后是一条跟自己脚下相连的砂石路,完全看不出会是两个被禁制隔断的空间。

“夜公子,麻烦你帮老夫照顾好桃桃!”

余老站起身来,将桃小果的小手交到夜阳手中。他接着说道:“希望再次见到你的时候,我能见到一个强大的你!!”

夜阳点点头,牵过桃小果。他看着余老郑重说道:“余老,请放心!我会像对待亲妹妹一样的照顾桃桃,用我的生命来保护她!”

其实在说出这句话时,夜阳自己都没意识到,这是他自出生以来第一个用生命来承诺的诺言。在之后无尽的岁月里,夜阳始终遵循着这个在他十七岁时立下的承诺,桃小果也在他之后历程中屡建奇功,当然这些也都是后话。

夜阳在余老的注视下,牵着桃小果一步跨过了石碑。没有任何的意外与阻挡,很是轻松。只是当他和桃小果回头,想看看身后的余老时,两人都愣住了,身后哪里还有什么余老,哪还有什么石碑,他们看到的只是一条长长的砂石路。

“耶!真的出来喽!”

反应过来的桃小果瞬间兴奋的叫了起来,她撒欢的前后到处乱串起来,哪有一点离家孤身漂泊的觉悟。

夜阳摸了摸鼻尖,看着桃小果的高兴劲,他无奈的笑了起来。之前自己带了一个美得惊为天人的白瑾回府,现在又带个可爱调皮的小萝莉回来,这回家又要怎么跟爷爷他们解释呢?想想都有些烦恼!



金炎国皇城大都。

一个黑脸大汉牵着一个红衣小女孩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街边摊位上琳琅满目的商品以及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令小女孩像是着了魔似的,她是每个摊位必到,每个叫卖的主儿那儿必去,而且去了之后,也不管自己用不用得上,都会买上一些;偶尔她还会甜甜的询问卖家,这是干什么用的,那是干什么用的,这一路下来,弄的黑脸大汉已经是满头大汗。

“哥哥,那里那里,快快快,我们快过去!那里好多漂亮姐姐呢…”

小女孩忽然指着街边的几个女人,朝黑脸大汉大声叫道。

黑脸大汉顺着女孩手指的方向一看,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正站在街边喜笑颜开的拉着路边来往的行人,他的脸顿时更黑了。

“桃桃,你出来的时候,爷爷怎么说的来着!”

黑脸大汉板着脸问小女孩。

“啊啊!我,我不记得了!爷爷说什么了?我想想啊…”

小女孩皱起小眉头,故作思,开始装傻。

黑脸大汉嘴角抽了抽。心想,小样儿,我还治不了你了!他发现不远处有一家酒肆,顿时脸上露出一个坏笑。

“想不起爷爷说的话是吧!那烤鸡翅就没得吃了啊!”

他指着酒肆,对小女孩说道。

小女孩看到酒肆,听到烤鸡翅,顿时浑身一个激灵,哪顾得着装傻充愣,她急忙说到:

“啊啊!想起来了,爷爷让我听哥哥的话!”

她几乎是咽着口水把话说完的,最近自从吃了一次烤鸡翅之后她便欲罢不能,现在其它的东西在烤鸡翅面前就是浮云。

“如果再忘记,怎么办?”黑脸大汉得理不饶人起来。

“就就,就罚我没烤鸡翅吃,好了吧!”在美食面前,小女孩毫无节操可言。

“哼…”

黑脸大得意的轻哼一声,拉着小女孩朝着酒肆走去。

这个黑脸大汉和红衣小女孩,正是易容后的夜阳与桃小果。自从出了仙草村,夜阳为了确保安全就把余老送的人披面具戴了起来,毕竟被神秘人刺杀并未过去多久,他也不得不进行一些防范,所以这次回大都尽量的低调是必须的,以免被心怀叵测的人发现。

….

酒肆这种地方鱼龙混杂,而且相对开放,是打探与收集消息的不二之选。

距上次夜阳坠崖已经过去八天时间,这八天里会有很多事情发生。起码会有妹妹夜萱的成人礼,有南芜战宗的大比,以及他这个骁勇将军府世子失踪几件大事。夜阳没有鲁莽的直接回府,而是首先想到的是先打听一下最近是否有什么大事发生。

当下正值用餐时间,酒肆里的食客不少,正好适合打探消息。

夜阳带着桃小果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在热情小二热情的招呼下,夜阳点了一桌子的菜,当然,少不了桃小果最爱的烤鸡翅。

“嗷呜,嗷呜…”

桃小果全无形象的大口吃着桌上的菜肴,夜阳则是集中集中精神力听着酒肆中食客之间推杯换盏之后的一些江湖消息。

这个酒肆四面开窗,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群,从里面往外看得是一清二楚。坐在酒肆里的夜阳明显发现大街上巡逻的兵士增加了不少,而且巡逻的频率也提高了。这对于从小在大都长大的他来说,这是布防上有了变化,而这种变化显然是不正常的。

夜阳心里隐隐产生一种不安,感觉大都必定出了什么事情才会这样。他希望在这个就酒肆能探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哎呀!我看这次洗月国是来真的呀!”

“可不是么!我可是听说铁幕山、巫山宗和一线天的核心弟子都出关了。”

“这些不见光的家伙,以为我们金炎国好欺负啊!”

“对了,我还听说洗月大军已经和那几个宗门已经形成联盟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不是说,修真宗门不能参与世俗的事情吗?”

“说是这么说,现在谁知道呢!”

“还不是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的事儿!”

“哎….”

很快一桌喝醉的人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开始大声议论起当前的局势,他们这一开口,其它几个旁边桌子的食客也跟着一起参合进来。

然而这些事情,夜阳在当初回府之后也都有听说过大概,这些话题对他来说基本上属于没有营养的废话。纵然这样,夜阳还是忍住性子继续旁听下去。

“哎呀!最近骁勇将军府的事情,你们都听说了吗?”

忽然一个喝醉的人大声说道。

闻言,夜阳顿时精神大振,终于等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了。


  https://www.3zmtxt.com/files/article/html/45618/45618293/781425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txt.com。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