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斩破诸天 > 01 林中男女

01 林中男女


葬神山,位于承禹大陆极北的炼狱之地。

        时值傍晚,金色的夕阳穿透葬神山里重重雾气,将这个时刻充满着死亡的危险之地映射的美轮美奂。在这看似的美景中,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正快速的在林间穿梭。

        在前面的是一个身穿白色衣袍的少年,紧跟在后的是一个黑衣女子。

        白衣少年满头大汗,他快速的跃上一个碗口大的树枝,一边用手擦着脸上的汗珠,一边转头往后看去。

        “我去。。”

        少年不禁大呼,瞳孔中出现一个黑色的长鞭正向着自己抽来。他顾不上喘气,再次跃起,朝着另一个树枝飞身而起。

        “啪”的一声。

        先前少年停留的那个碗大的树枝在黑色长鞭的一鞭之下而炸裂。

        “这娘们是疯了吗?这么狠!!!”

        少年不禁低声咒骂。他心想,这一鞭子要是抽在自己身上,那绝对印象深刻。

        “夜阳,你逃不掉的!”

        少年的身后传来黑衣女子戏虐略带笑意的声音。

        “奶奶的,这个疯女人!跑到葬神山都不放过我,真是没完没了!”

        白衣少年脸色难看,咬着牙恨恨地自语。

        这个黑衣女人其实早就能抓住少年的,但她就是故意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你停她也停,你跑她就追,像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少年很郁闷,很想去理论一番,但那无疑是自投罗网;想去拼命吧,他又不是这个黑衣女人的一招之敌。这一路你追我赶下来,已经把少年累得已经是不要不要的。

        “既然你那么想玩,那我就陪你玩个大的!”

        白衣少年心里忽然恶趣横生。他改变方向,朝着葬神山的中心地带疾驰而去。

        葬神山之所以被称为炼狱之地,是因为这里从远古以来都是妖兽的领地。人类的修士经常会在这里历练,猎取妖丹来增长修为,但这些修士基本只会在葬神山的边缘地带出没,很少有敢进入葬神山的中心,因为传说葬神山的中心地带有着恐怖的存在。据说曾经有人类化神期的大能不信这个传说而进入,之后这位大能就此消失再未回来。葬神山的中心被称为人类禁地,在承禹大陆广为流传。

        跟在后面的黑衣女子发觉白衣少年竟然朝着葬神山的中心而去,她的眉头不由轻皱,原本戏虐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的不确定。少年应该是了解葬神山中心地带的危险的,既然知道危险,那还往中心而去,这令黑衣女子有些想不明白。但她却知道自己必须阻止少年这个危险的行为,不然出了事情,她也难辞其咎。想到这里,黑衣女子开始加速,她与前面白衣少年的距离慢慢拉近。

        “夜阳,你给我停下来!”

        黑衣女子在后面边追边大声呵斥。

        “你停下来,我就停下来!”

        白衣少年头也不回的回答,他的速度很快,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

        “你!!!!”

        黑衣女子被气得说不出话。眼看着白衣少年越来越进入葬神山中心,她有些慌了。

        “好吧,我不追了!”

        黑衣女子真的停了下来。她站在一棵大树上,冲着前面的少年大喊。

        此时她拿着鞭子的手微微发抖,高高耸起的酥胸上下剧烈的起伏着,显然黑衣女子像是被气坏了。

        白衣少年同样驻足,他回头看到黑衣女子气得不轻的样子,不由得咧开嘴露出得意的笑容。

        “萧教头,不追了?”

        少年乐呵呵的问。他故意显出一副轻松悠闲的模样,装作之前被追的慌乱逃窜的不是自己,但是他脸上未干的汗水却能看出,他被追得是有多么的狼狈。

        黑衣女子白了少年一眼,看着他没再继续往森林中心逃窜,原本那因为着急儿不停起伏的酥胸也慢慢地平缓下来。

这个被白衣少年叫为“萧教头”的黑衣女子,其实和少年都来自于一个叫做“赤府”的地方。

        赤府在外界很神秘,甚至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唯有一些少数的高手才知道赤府,纵然如此,赤府在哪?有多少人?这些依旧没人知道。

        这个叫做夜阳的白衣少年,是承禹大陆金炎国骁勇将军夜峥嵘的嫡孙。三年前被赤府的老三黎司空从世俗中带回,并成为赤府的唯一的弟子。而这个“萧教头”的黑衣女人叫做萧茹,是赤府中指导和监督夜阳修行的教头。

        这次夜阳离开赤府,来到世俗,是为了参加他妹妹夜萱十五岁的成人礼,实则也是夜阳自十四岁来到赤府以后,三年来第一次回家。

妹妹夜萱是夜阳最大的牵挂,他们的生母在生下夜萱没多久后便离开人世,因此父亲夜冠山只有他和夜萱两个孩子。悲痛爱人离世的夜冠山之后将心思全部寄托在军中,而很少陪伴两个孩子,夜萱从小就是在夜阳的呵护下长大,因此兄妹之间的感情非常深厚。

        为了这次能够顺利请假离开赤府,夜阳可以说是什么撒泼打赖、要死要活、装怂讨好无一不用尽手段。作为赤府的唯一弟子,最终逼得赤府老大南乌烈无奈首肯,同意他回去参加妹妹夜萱的成人礼。只是夜阳没想到的是,作为平时监督自己修行的萧茹在得知赤府老大南乌烈已经同意之后却极力阻止,并一路追赶而来,把自己搞得如同逃犯一样的狼狈不堪。他想不通,非常想不通。

                “你知道进入葬神山的中心会有什么后果吗?”

              萧茹看着夜阳冷冷的问到。想起三年来赤府对这个弟子的各种栽培与呵护,夜阳现在这种找死的行为让她很生气。

            “进入葬神山中心会怎么样,我不知道。。。”

              夜阳一边擦着脸颊的汗水,一边说:“但我知道,如果被你萧教头抓住,我少不了一顿好打。”

            “扑哧”

              刚想发作的萧茹被夜阳的话逗的笑出声来。她看着眼前的少年,想到他在赤府这些年闯祸后都是这样无辜的语气,以至于每次都能逃脱责罚。萧茹此时不禁又好笑又好气。

            “哎!你们这些女人呐!”

            夜阳轻叹:“前面还拼命的追着人家,出手还那么狠,现在又在这里眉开眼笑,真是搞不懂啊!”

            “哟呵!尽然还学会调侃了!!!”

            萧茹听到夜阳的抱怨也没生气,她嘴角上翘,笑盈盈的打趣,但她双眼微眯露出一丝危险的光芒。

            看到萧茹如此的神情,夜阳后背不禁猛地惊出冷汗。这个表情太熟悉了,这是他要倒霉的前兆。

            “你不要冲动啊!我真的会跑到里面去的。”

            夜阳赶紧安抚萧茹,并指着葬神山的中心位置,希望这个女人能够不要做出出格的事情来。

            “我追你,还不是让你跟我回去。”

            萧茹大声的呵斥。她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夜阳用以身犯险不珍惜自己生命的方式来威胁自己,令她感到愤怒。萧茹拿着鞭子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

          “我为什么跟你回去?我出来是经过我大师父同意的,你这一路追过来,到底还讲不讲理,还有没有把我大师父放在眼里!”

          夜阳看萧茹要动手的样子,顿时急眼,急忙大声吼到,并做好准备逃离的准备。

        “你大师父有没有同意我不管,我没有同意,你就不能擅自离开赤府!”

        萧茹看出夜阳准备开溜,但她毫不相让,依旧大声斥责。

        “呵!”

        原来准备再次逃离的夜阳一下笑了,他收起准备逃跑的动作,上下打量着萧茹。

        “我今天还就真的走定了,怎么着??”

          夜阳说得很倔很坚定。他的手中突然出现一个泛着白色荧光的石头,看了一眼对面的萧茹,夜阳嘴角弯起一个得意的弧度。

        “啊!!空间石!!”

        萧茹轻呼。

        看到夜阳手中的石头后,萧茹的脸色骤变。此时她已经知道自己怎么都是留不住眼前的少年了。

        空间石可以迅速把人传送到另外一个空间,是可以在人遇到危险时用来保命的宝物。箫茹没想到赤府里的几个老家伙竟然如此爱护夜阳,以至于会把这么珍贵的空间石交给这小子,而这个家伙竟然在面对自己的时候要使用这么贵重的宝物。

        “萧教头,不陪你玩了!!你不同意,我照样走,哈哈哈哈!!!”

        萧茹看着夜阳毫不犹豫的捏碎手中的空间石,少年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她的眼前,耳边却依然传来夜阳那得意张狂的笑声。

        “夜阳!!!你这个混蛋!!你这个败家子!!!”

        萧茹咬牙切齿狠狠地低语。她被气得浑身轻颤,她感到自己的好意受到了辜负,夜阳面对自己竟然用空间石逃离,像面对死亡一样的逃离,这种感觉让她无比窝火。

        几息之后,一丝理智让萧茹的情绪逐渐平复,她轻舒口气,人慢慢消失在原地。


  https://www.3zmtxt.com/files/article/html/45618/45618293/783385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txt.com。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