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盲罪柏玉沈戟 > 33 33 慈祥师傅再获小纸条

33 33 慈祥师傅再获小纸条


沈戟习惯按照拟定好的规则制度办事,虽然每次遇到突发情况都能灵活应变,但那其实是充足准备下的planXYZ,他这个人骨子里还是遵从制度。

        所以当柏玉说一定能吃到椰蓉蛋黄蒸糕时,他是不信的。上回慈祥的师傅给他开了小灶,但那是特殊情况。现在他的情绪还没有糟糕到必须吃一份蒸糕才能缓解的地步。

        但柏玉说得这么确定,他只好忍住打击柏玉的冲动。但快到白鹭庭时他又想,都怪他把椰蓉蛋黄蒸糕描述得太好了,柏玉才这么期待。那等会儿管家告知现在没有蒸糕时,柏玉岂不是会特别失望?

        沈戟觉得自己是过来人,柏玉这种心情他太了解了。跟贺枫曳告白失败时,要是没有吃到蒸糕,没有得到陌生人善意的小灶,他可能越想越失落,一时半刻没办法开车离开。

        柏玉虽然被抛弃已久,但因为自己的缘故,被迫重温了一回情伤,现在心情低落,迫切地想吃甜食是合理的。

        沈戟暗自琢磨,等下能不能请师傅再做一份蒸糕?

        即将破坏规则让沈戟有点焦躁,双手在西裤上搓了又搓。

        柏玉从刚才就发现沈老师不对劲,突然不说话,像是在思考什么事,现在还多出一些小动作,手掌搓腿,是着急的表现。

        因为吃不到蒸糕着急吗?

        若不是还在开车,柏玉真想掰过副驾这位的脸,欣赏沈老师有趣的表情。

        往白鹭庭开,其实是冲动之下做出的不理智决定。柏玉并不打算让沈戟知道自己就是那位慈祥的师傅。沈戟跟他提了好几次蒸糕,今天因为热搜忙了大半天,没顾得上吃饭,白鹭庭似乎是最好的选择。

        停好车,两人一同向内院走去。

        萧渭高薪聘请花匠,种了不少花树,正值春日,院中繁花似锦,荡开层层叠叠粉云,泉水叮咚,曲径通幽。沈戟大步向前,无暇欣赏途中美景。

        清楚沈老师虽瘦但能吃,柏玉误以为他走得这么急,是因为饿了,但沈戟只是想赶紧与管家交涉一下,看是否能请师傅开小灶。

        白鹭庭没人不认识柏玉,但这种私房菜馆的管家们训练有素,柏玉以客人的姿态来,管家们就以客人之礼相待。直到落座,沈戟也没察觉出异样。

        管家递上菜单,沈戟每点一道菜,都给柏玉做一个客观介绍,然后问柏玉要不要吃。

        他那点小心思柏玉看得明明白白的,其实就是沈老师自己要吃。

        柏玉在点了几次头之后,突然想逗一逗他。

        沈戟:“这是糖醋粽香排骨,酱汁浓香,肉瘦却不柴。柏先生,你要吃么?”

        柏玉:“看上去不怎么样,我们换一个?”

        站在一旁的管家:“……”如果萧先生听见您这么说他的当家菜,就有好戏看了。

        沈戟都要把这道菜挪进“已选”了,手指停下,冲柏玉疑惑地眨巴了下眼。

        是他介绍得不对吗?

        柏玉面上不作声色,内心兴致勃勃,只见沈戟微微皱起眉,又说:“我们是用嘴巴吃饭,不是用眼睛,我觉得还是试试吧。”

        柏玉摇头,“可是瘦肉都柴。”

        沈戟争辩:“但是有糯米,相当于肥瘦相间!”

        看,他急了。柏玉快要压不住笑,“那行吧。”

        沈戟连忙选定排骨,生怕柏玉反悔。柏玉起初撑着脸颊看他,这会儿怕露馅儿,别过脸去挡住笑容。

        管家心里嚯了一声。

        把自己中意的都点一份,沈戟出人意料地站起来,对管家道:“您跟我出来一下。”

        再训练有素,管家也下意识看了柏玉一眼。

        虚掩上包间的门,沈戟诚恳地告诉管家,自己的朋友今天遇到烦心事,情绪特别低落,想吃椰蓉蛋黄蒸糕,能不能麻烦师傅做一份,他愿意给三倍甚至更高的价钱,感激不尽云云。

        管家迷惑了。柏总哪儿低落呢?不是开心得很吗?

        管家说要去问问厨房,拿着菜单走了。

        外面的动静,柏玉都听见了,简直哭笑不得。沈戟喜欢白鹭庭,所以他带沈戟来了,还打算找个理由去厨房给沈戟做蒸糕。谁料沈戟误以为他要以甜点来缓解情绪,正儿八经去拜托人。

        敢情刚才在车上,沈老师就是着急这事。

        沈戟回来,不好保证,只说如果实在没有蒸糕,那就换别的,这儿其他甜点也不错。

        柏玉借口上洗手间,去厨房跟甜点师傅交待了一声,请对方帮忙准备两份蒸糕的材料。

        师傅不解,“我帮你做了不就完了?”

        “我自己来。麻烦你了啊,周哥。”

        一道道菜上桌,管家说师傅答应了,蒸糕最后上。

        沈戟眸子雪亮,冲柏玉挑眉,“那位师傅真的很慈祥。”

        柏玉:“……”

        席间,两人聊到工作,“盲罪”这边的道具和场景都准备好了,马上就能开始录下一轮。但沈戟原来的计划是增加柏玉的镜头,现在看来恐怕是不行了。

        柏玉当初因为“盲罪”的利益而配合,节目播出后,大量的关注让他连网都不想上,宁安的转发把这一切彻底点燃,不止是他,连詹梦的背景也被扒了出来。

        他对成为网红没有兴趣,坦率跟沈戟说清楚自己的想法。沈戟站在制作人的角度有点遗憾,但站在朋友的角度,也不希望柏玉继续出现在镜头里。

        “那我就彻底转幕后了。”柏玉给沈戟舀了一碗汤,“重活粗活尽管使唤我。”

        这时,一桌饭菜吃了大半,桌上的手机响起来,柏玉看一眼,“工作上的电话,我出去接。”

        沈戟身为优秀职场人,最理解工作电话的重要性。柏玉出去接,他就继续吃,过了一刻钟,柏玉还没回来,他想了想,觉得这通电话就是再打一个小时也没问题,只是蒸糕需要趁热吃,凉了口感降低。

        沈戟叫来管家,问蒸糕大概什么时候上。管家说快了,沈戟往门外看,没瞧见柏玉的身影,有点急,正打算拜托对方迟一点上,柏玉就回来了。

        管家很有眼力见,“这位先生回来得正好,蒸糕马上好。”

        两份香软蒸糕摆在精美的瓷碟上,这要是平常,沈戟早开动了。但这回他只顾看柏玉,满脸都写着我来献宝了。

        可这明明是我的宝。柏玉无奈地想,别人好歹是借花献佛,沈老师这是借花献花农。

        柏玉吃了一勺,不可避免地需要吹嘘自己一番。沈戟心满意足,指着小红旗说:“这个师傅手艺高超,人慈心善。”

        柏玉短时间内不想再听到慈祥两个字了。

        吃完自己的,柏玉见沈戟那份还原封不动,问:“你怎么不吃?”

        沈戟贴心地问:“你够吗?”

        柏玉心想,我不够你要怎样?

        “你还想吃我这份就归你。”沈戟说着咽了口唾沫,大度道:“我留着没吃。”

        “那你赶紧吃,就要凉了。”我专门给你做的,你还想留给我?

        沈戟又问了柏玉一回,确定柏玉不吃了,才弯着唇角,把瓷碟拉向自己。

        吃完,沈戟以自己是会员为由,执意结账,柏玉随他,被管家悄悄塞了一张纸条。

        管家神秘兮兮,“给好心师傅的。”

        柏玉展开纸条,上面写着:又麻烦了您一回,祝您生活顺心。

        赶在沈戟转身之前,柏玉将纸条收进衣兜。

        娱乐圈时时刻刻都有八卦,网上的议论很快被别的新闻取代。不过“盲罪”的气氛多少有点不一样,那种心情类似不小心发现了老板的秘密,见面有点忐忑和尴尬。

        好在大家都年轻,尴尬的不止自己,是你我他,再加上马上要开始录制,别扭一天后就又嘻嘻哈哈了。

        和上回一样,为了方便录制,“盲罪”暂停营业。嘉宾陆续到场,柏玉明显感到,他们的状态和去年不一样了。

        当时大家都是素人,虽然在剧本里有输有赢,但对整体还没有一个直观的了解。现在节目播出,有的成了网红,有的被骂得差点抑郁。心理影响表现,有个叫常露的女孩本来很开朗,对谁都特别热情,现在总是低着头,无精打采,要不是签了合同,可能已经中途放弃。

        与之相对的是梁晓笑,这是个海外名校毕业的高材生,贴着“学霸”、“精英”的标签,人气持续走高,网友说看到他就感到智慧真的能让一个人发光。

        新剧本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的机床厂,接二连三有工人死去,秃头的段长,送牛奶的半瞎子,文工团下来的辫子女……谁才是凶手,他们为什么而死?

        嘉宾们换上破旧的灰色工作服,打扮也都往灰头土脸靠,但即便如此,梁晓笑也分外突出,“盲罪”几个女孩儿悄悄说,他好帅啊!

        新剧本同样需要NPC,是由“盲罪”的一位主持人客串。柏玉说到做到,在现场打下手。但其实也没有什么需要他帮忙,他蹿得太勤,说不定还影响录制。

        在又一次被小谢客气地说“柏总,你去喝口水吧”后,他索性撂担子,不蹿了,就跟着沈戟。

        顺便观察沈戟。

        以前录制时,他要么在当NPC,要么和沈戟闹矛盾,都不那么方便观察沈戟。

        沈戟工作的状态绷得很紧,私底下的柔软和迷瞪不见踪影,但这种紧绷并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

        这其实是个很难掌握的度,松一点,就有人开小差,效率降低,紧一点,会让人吃不消,反而产生怠工情绪。

        柏玉不认为沈戟是刻意维持这个度。沈老师全身心投入工作,恐怕没有余力去做所谓的平衡。

        只能归结于天分。

        不过继续观察,柏玉又觉得沈戟不仅是依靠天分。他在指挥,也在亲自做,任何位置有麻烦,他都能立即补上,调度和实操样样满分,让偶尔失误的手下也不用背上过重的压力。

        柏玉不得不承认,工作起来的沈老师有种特殊的魅力。

        不过大半天观察下来,柏玉还发现了一件事——

        那位四处放光的梁晓笑,似乎过度关注他们的沈老师了。


  https://www.3zmtxt.com/files/article/html/99912/99912926/843036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txt.com。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