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盲罪柏玉沈戟 > 23 23 不要给其他人看

23 23 不要给其他人看


在被沈戟告白之前,贺枫曳原本打算过一段时间再向家人出柜。

        那天离开白鹭庭,他脑中不断闪现沈戟认真计划未来的样子。一方面,这个弟弟的直白傻气令他无奈,另一方面,他又不自觉地被感染。

        沈戟还没正式追他,就做好了告诉父母的准备,拟定出一套完整的人生规划。那股认真劲头让他很难平静。他和傅溪两情相悦,却还没有进行到见家长这一步。在这点上,他不如沈戟。

        出柜是临时做的决定,傅溪听他说完惊讶得半天没说出话。他们需要过的家人关只有他这一边,傅溪紧张得都结巴了,红着脸说:“哥,你可以我就可以。”

        所以他们就在初二下午回来了。父母的反对在意料之中,但他和傅溪反倒松了口气,本可以马上离开,但傅溪想在他长大的城市看看,这几天他们就一直住在酒店。

        其实他知道,傅溪还有个小心思。他们这趟回来,没见着沈戟,小姨说沈戟去看望资助的小孩了,过两天才回来。傅溪觉得还有见着偶像的机会。

        但他明白,沈戟一定不想和他碰上,否则也不会大过年的跑乡下去。他们恐怕得疏远挺长一段时间,直到沈戟自个儿想明白。

        可见面就是这么猝不及防。

        棠城不是一线城市,不像在晖城那样随时有狗仔盯着。贺枫曳和傅溪简单乔装,刚从酒店电梯出来,就看见沈戟站在大厅的沙发边,摘下手套。

        贺枫曳惊讶驻足。他和傅溪住在这儿的事只有父母和小姨知道,是小姨告诉沈戟的吗?但沈戟怎么会来?

        一时间,贺枫曳脑中闪过无数猜测,小姨让沈戟来劝说他?还是沈戟没有放弃?但很快,贺枫曳将这些猜测都否定了,沈戟不是这样的人。

        他们裹得严实,晃眼一看,沈戟其实认不出来,况且沈戟刚给柏玉发了消息,说自己到了,这时正在检查自己的话有没有不对劲。

        但傅溪突然扯住贺枫曳的袖子,惊喜道:“哥,沈老师来看我们了!”

        贺枫曳额角一跳。沈戟听见声音,从手机上抬起头,视线逡巡一番,定格在他们身上。四目相对,贺枫曳清楚看到沈戟眼中的震惊。

        好了,他这弟弟是真的不知道他和傅溪住在这儿。

        沈戟脑海一片空白,连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儿都忘了。羞耻从胸口涌起,顷刻间四蹿。昨天吴馨说贺枫曳住在酒店,他连地址都没听就上楼了。事情怎么就这么寸?

        “沈老师!”傅溪意外见到偶像,眼睛直冒星星,赶紧牵着贺枫曳过去。可他本性内向,虽然不像第一次见面那样拘谨,但仍是胆小,走近后不好意思了,就往贺枫曳身后躲,那意思是让贺枫曳扛起活跃气氛的任务,他在一旁当个小迷弟就好。

        但这让贺枫曳怎么活跃气氛?

        “小戟,什么时候回来的?”贺枫曳不得不开口。

        沈戟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对人情迟钝如他,也察觉到贺枫曳语气里的无奈,贺枫曳不希望他来!而傅溪的视线又特别有存在感,一直盯着他。贺枫曳告诉傅溪了吗?所以傅溪才把他当做情敌,虎视眈眈。

        沈戟仿佛站在火架上,难堪极了,半天才挤出一句:“昨晚回来。”

        傅溪小声说:“沈老师一回来就来看我们了。”

        这话是说给贺枫曳的,他们离得近,沈戟自然也听到了。但这种关头沈戟哪里听得出傅溪话语里的高兴,反倒认为他们觉得他不该来。

        他本就不该来!

        “不好意思,打搅你们了,我这就回去。”沈戟说完转身就走,却听见一声沈老师。

        他脑子嗡嗡直响,这一声也嗡嗡的,像是隔着一重重的人潮。他没能听出是谁的声音,因此脚步只是顿了下,加快速度向门口走去。

        傅溪愣在当场,不明白沈戟为什么突然走掉。贺枫曳不意外沈戟的反应,转头看向电梯,见一个高大的年轻男人正跑过来。刚才叫沈老师的正是这人。

        柏玉夜里为了手滑点赞的事辗转难眠,决定今天见面了先看看沈戟的反应,沈戟如果不提,那他也不提,沈戟要问,那他就坦白看过多少条私人动态。

        沈戟总归不会知道他是手滑,只当他正大光明点赞。

        刚才收到沈戟的信息,他马上出门,等电梯耗费了些时间,怎么也没想到沈戟看见他之后招呼都不打,马上转身。

        这不对啊,沈老师再珍惜时间也不至于这样。他立即追上去,沈戟却越走越快。

        经过两个戴着口罩和帽子的人时,他停下来,意识到事情可能不是他以为的那样。沈戟刚才和他们站在一起,是熟人?

        柏玉冷着脸打量陌生人时带着几分危险疏离的气场,傅溪下意识跟贺枫曳说:“哥……”

        到这儿贺枫曳差不多明白了,面前这男人是沈戟的朋友,沈戟并不是为了他们才来酒店。

        柏玉心中疑问重重,见沈戟已经冲到了酒店外,丢下一个探寻的眼神,也追了出去。

        冬日的暖阳照在身上暖烘烘的,但沈戟却觉得冷,羞耻感让他止不住发抖。他很想解释,我不知道你们也在这里,我不是故意来打搅你们,可他说不出来,站在那儿的他就像一个笑话。

        突然,后背被拍了下,沈戟身子一紧,回头一看,却是柏玉。

        柏玉怔住,沈戟脸色发白,眼中潮湿,脸上是他未见过的惊慌,像一只在雪地里迷路的鹿,让人忍不住给与关心。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沈戟和那两人吵架了?可他见识过沈戟和人起争执——他正是其中的一方,沈戟只会冷静地指出问题,哪里会急赤白脸?

        “柏,柏先生?”看清来人,沈戟身上那种羞耻催生的麻意缓缓褪去,他下意识抓住柏玉的手臂,像抓住了一道救援绳索。

        “是我。”柏玉反手握住沈戟的手,手背很凉,手心有汗,指尖还在发抖。柏玉忽然反应过来,大厅里的那两人,其中一人的体型和他在白鹭庭见过的男人很像。而看他们的互动,显然就是一对情侣。

        这也太不凑巧了。他居然和沈戟的告白对象住在同一家酒店,还让沈戟给遇上了。

        理智渐渐回来,沈戟急忙整理表情,有些抱歉地说:“我刚才没听见你叫我。”

        贺枫曳和傅溪这时也出来了。柏玉注意到沈戟突然把他的手抓得很紧。这是紧张的反应。他有点心疼沈戟,感情受挫本就是件难受的事,还碰巧遇到喜欢的人和对方的恋人。

        而且倘若昨天不是他退掉了租的车,和沈戟一起来到棠城,这事就不会发生。

        柏玉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起码让沈戟不这么难受。他没松开沈戟的手,身形一侧,挡在沈戟斜前方。

        贺枫曳看见两人握在一起的手,诧异之余也松了口气,“小戟,朋友?”

        手心的那一点热慢慢扩大,涌向身体,沈戟奇异地平静下来。这本是最为尴尬的相遇,可是有人站在他身边,握着他的手,好像在告诉他,不要害怕,有我在。

        这种感觉陌生又温暖,令他想要索取更多。他抬头看向贺枫曳,视线不再躲闪,“嗯,我朋友,我来接他,没想到遇上你们。”

        原来偶像不是专门来的,傅溪在毛茸茸的围巾里扁了扁嘴。

        贺枫曳拉下口罩,友好地朝柏玉点点头,“你好,我是小戟的哥哥。”

        柏玉有两个惊讶的地方,一是这人居然是影帝贺枫曳——即便他不关注娱乐圈,也看过贺枫曳的电影,二是沈老师……居然给自己哥哥告白?

        计划好的棠城一日游变成了一边散步一边谈心。

        “贺枫曳是我表哥,但我们没有血缘关系。”说到这事沈戟脸颊又烫起来,“你是不是看到我发的玫瑰了?”

        柏玉心道该来的还是来了,“嗯,你那天就是跟他告白?”

        这样难堪而私密的事,沈戟本以为自己绝不会跟任何人提起,可面对柏玉,他却把来龙去脉都倾述了出来,心里好受多了,“他说我们不合适,我当时不知道他已经有恋人。”

        听到沈戟追贺枫曳的理由,柏玉有些哭笑不得。沈戟对贺枫曳哪儿是爱情,是把爱情当做事业的辅助了。这点他感受太深刻,宁安不就是在所谓的爱情里汲取创作灵感吗?

        柏玉隐约失望,却又很难形容那种感觉。

        “柏先生,刚才谢谢你。”沈戟很正经地转过来,“如果你不在,我很难和他们解释清楚。”

        柏玉看着沈戟那双清澈的眼睛,回忆起上次迁怒沈戟的事,暗自告诫自己宁安是宁安,沈老师是沈老师,他不能因为宁安再对沈戟有任何成见。

        “没事。”柏玉笑了笑。

        沈戟又道:“还有一件事。”

        柏玉:“嗯?”

        沈戟微皱着眉,脸泛红。柏玉天马行空地想,沈老师这模样真像电视剧里即将告白的纯情男生。

        一定是他刚才听沈老师讲了告白失败的事。

        想象突然刹不住车,柏玉又想,在白鹭庭向贺枫曳告白时的沈老师也是这种表情吗?有点可爱啊。

        “你能看到我的私人动态,是因为我忘了给你分组。”沈戟语气带着点委屈和正直,“你是唯一一个能看的,希望你看到就看到了,不要给其他人看。”


  https://www.3zmtxt.com/files/article/html/99912/99912926/844010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txt.com。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txt.com